欢迎访问凡凡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?>?美文?>?原创美文?>?文章正文

报复渣男最好的手段,就是嫁给他。

时间: 2019-11-11 10:14:54 | 作者:左左 | 来源: 凡凡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473次

报复渣男最好的手段,就是嫁给他。

  原创插画|喵喵夏

  01

  青柠的妈妈黎华,在六十七岁这年,突然通知女儿,自己要再婚。

  妈妈再婚,青柠是举双手赞成的,她在外地工作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独居的妈妈。

  让青柠大惑不解的是,爸爸去世十年了,十年间,很多人,也包括自己,一直劝妈妈再找个老伴,她都摇头拒绝,表示一个人过着清净。

  怎么这会儿忽然想通了呢?

  黎华看上的那个老头,在三百公里外的省城。

 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?妈妈了解他吗?会不会是骗子?

  初秋的夜晚,青柠驱车回家,和妈妈面对面坐着,细细盘问——就像当年妈妈知道她交男朋友时候一样。

  然而,黎华一开口,青柠就愣住了。

  黎华微微眯着眼睛,含笑说:“别担心,他不是坏人……他,是我的初恋!”

  提到“初恋”二字,黎华的脸上,居然闪过一抹少女娇羞的绯红。

  青柠一惊:“初恋?那你们后来为什么没在一起?”

  黎华看着窗外,语气平淡,仿佛在说别人的事:“我们原本互定终身,要生死相依的……但是,他后来失信,娶了别人!”

  “什么?”青柠腾地一下站起来,“他背叛过你,你还要嫁他!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?”

  黎华拍拍女儿的手,示意她稍安勿躁。

  然后,她微微蹙眉,陷入回忆中。

  02

五十一年前,在陕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黎华第一次见到曾俊铭。

  高高瘦瘦的青年,五官清俊,从眉宇间的书卷气,以及纤细修长的手指,能看得出来,曾俊铭来自高知家庭。

  知识青年下乡,他们一行十个青年男女,被分到同一个生产队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

  这个地方长年干旱,穷得揭不开锅,主粮是红薯土豆,能吃个玉米面窝窝,就算是改善生活了。

  这群青年男女,上工时,在一块田里干活;收工后,在一个锅里吃饭,正是少女怀春少男钟情的年龄,朦胧的感情像酒一般,经过朝夕相处间的发酵,很快便浓郁香醇。

  日子太苦了,需要别的东西来点缀。

  黎华和曾俊铭,就在这样的境况下,悄悄相爱了。

  03

那年,黎华才十六岁,曾俊铭比她大三岁,像个大哥哥一般。

  他替黎华挑水,教黎华做饭,给黎华洗衣服;冬天冷,滴水成冰,黎华从外面回来,曾俊铭远远地迎她,带着一脸宠溺的笑,解下围巾,心疼地把黎华裹起来。

  曾俊铭偷偷带来很多当时违禁的文学作品,借给黎华看,两个人一边在地里干活,一边讨论得热火朝天。

  但凡有点儿好吃的,曾俊铭都会给黎华留着,说她还在长身体,一定要吃饱。

  琐琐碎碎的点滴,让黎华倍感温暖。慢慢地,他们对彼此了解越来越多,黎华也知道了曾俊铭的身世。

  他来自省城,父母曾身居要职,却在五年前被定罪,遣往大西北,荒烟蔓草之地,连信都通不了,自此失去联系。

  曾俊铭最牵挂母亲,原本体弱多病的她,能承受得住恶劣的自然条件和高强度的劳动吗?

  很多个收工后的黄昏,暮色沉沉,曾俊铭孤零零地坐在黄土高原上,目光望着苍茫的远方,满含渴望和担忧。

  这个时候,黎华会悄无声息地走过来,坐在他身边。触到心爱的姑娘,曾俊铭的内心涌起一股暖流,暂时忘却满怀的愁绪。

  04

一晃三年过去,知青陆续通过招工、参军或者上大学返城。

  黎华走的时候,曾俊铭因为家庭原因,还没接到回城通知。

  离开陕北前的那个晚上,黎华和曾俊铭在村头的打麦场上彻夜畅谈依依惜别。月光如水,夏虫唧哝。情到深处,他们俩紧紧拥抱,不能自已。

  在突破防线的最后一刻,曾俊铭停了下来:“我现在不能要你,等我回城……我会娶你,我们再也不分开!”

  黎华心碎不已,和曾俊铭相依相伴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已经融入她的血液,想到即将到来的分离,想到前途未卜的未来,她哭着说:“我不走了,我要跟你待在一起!”

  曾俊铭轻轻抚着她的头发,温柔地说:“傻丫头,你先走,我发誓,我会回去找你的!”

  第二天一早,晨雾弥漫中,黎华一步一回头,直到远方山头上的曾俊铭,变成一个小黑点,再也看不见。

  05

回城后,黎华和曾俊铭保持着书信来往,曾俊铭的情书写得婉转动人,字里行间都是对黎华的思念,夜深人静时,她常常读得泪流满面。

  每一封信的结尾,曾俊铭都这样写:等我,我会回去找你的!

  然而,一年后,曾俊铭突然不再来信了,黎华寄去的信,也都以“查无此人”退了回来。

  直觉告诉黎华,曾俊铭出事了。

  他病了?伤了?还是遭到什么意外了?在偏僻贫困的黄土高原,什么情况都会发生。

  黎华心急如焚,辗转很久,多方打听。

  最终,在之前的一个知青故友那儿,得知了曾俊铭的下落。

  曾俊铭早在几个月前,就已经离开陕北,回省城了。

  回城了?那他为什么不来找她?他们俩留有彼此的家庭地址,曾俊铭也一再承诺过,只要他回城,第一件事就来找她。

  06

疑虑满腹的黎华,终于按捺不住,在一个深秋的清晨,坐火车去省城找曾俊铭。

  中午时分,黎华顺利找到曾俊铭的家,开门的是个瘦弱的老太太,精神状态很不好,满脸病容,从眉眼来看,应该是曾俊铭的母亲。

  难道他父母已经回来了?黎华欣喜不已,喊了声“伯母好!”

  老太太温和地问:“姑娘,你找谁啊?”

  黎华说明来意,她笑着说:“俊铭上午去百货商场买东西,应该快回来了,进来坐……这孩子,后天都要结婚了,还什么都没准备呢……”

  “结婚?”正要进门的黎华一下子顿住了,她怔怔地、傻傻地问,“他和谁结婚?”

  老太太一愣:“你不知道他要结婚?哎呦,我还以为你是他朋友,来贺喜呢……他插队前就订婚了,这不,一回城,我就催着他赶紧把婚事办了,人家姑娘都等他好几年了……”

  曾俊铭的母亲还在说着什么,黎华的耳朵嗡嗡响,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曾家的,感觉双腿灌了铅,而每一步,又像是踏在棉花上。

  “骗子,这个大骗子……”她锥心地想着。

  萦绕在耳边的海誓山盟,原来都是谎言。愤怒让黎华对曾俊铭满腔的爱,瞬间沸腾成彻骨的恨。

  她想等曾俊铭回来,狠狠地骂他打他,或者,在他的婚礼上大闹一番,可是,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没有肌肤之亲夫妻之实,她以什么理由闹?

  黎华想到分别的那一夜,原以为曾俊铭是谦谦君子,现在才知道,他在给自己留后路。

  罢了,再多的纠缠和不甘,不过是自取其辱。

  07

黎华当时二十一岁,父母不知道曾俊铭的存在,早就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了。

  原本抗拒的黎华,回来后,带着愤懑绝望,开始接受父母的安排,频繁相亲。

  半年后,她和厂里一个年轻的工程师订了婚。

  受过伤害的女人,一旦觉醒,会卯着一股劲儿,要把日子过好。

  丈夫工资高,顾家又体贴,从苦日子里走出来的黎华,贤惠节俭,把小家经营得红红火火。

 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,有一天,黎华突然接到电话,当年一起插队的知青要组织聚会,通知黎华参加。

  黎华毫不犹豫地拒绝,她现在很幸福,不愿意见到曾俊铭,再起什么波澜。

  打电话的是知青小凤,当年她和黎华关系最好,知道黎华和曾俊铭的事,她快言快语地说:“我已经问过了,曾俊铭那混蛋不来参加……黎华你放心来吧,这么多年不见,真想和你好好聊聊!”

  在省城一家装修豪华的酒店,黎华见到了曾经朝夕相伴的知青朋友,记忆中的少不经事的他们,如今都已满脸沧桑。

  见到彼此,一个个很快原形毕露,做出指点江山的模样,慷慨激昂地忆往昔峥嵘岁月稠。

  觥筹交错间,突然有人问:“我记得俊铭家就在省城,他怎么没来?”

  两个聚会组织者相视看了一眼,其中一个闷闷地说:“俊铭老婆病了,挺重的,他得在家伺候他老婆……”

  黎华的心猛地揪了一下,小凤冷笑一声,嘀咕道:“老天开眼,报应!”

  在座的一个男知青,突然把筷子一扔,愤愤然地站起来:“小凤,你不知道内情就别胡说八道,俊铭也不容易,他对不起黎华,完全是迫不得已……”

  08

就在那天,黎华惊愕地得知,曾俊铭背叛她的背后,有着她不知情的内幕。

  曾俊铭插队前,确实在父母的安排下订过婚,对方和他家门当户对,算得上般配。

  然而,曾俊铭父母出事后,未来的岳父母,怕遭到连累,第一时间上门和他解除了婚约。

  尝尽世态炎凉的曾俊铭,只身前往陕北插队时,是满心悲愤的,他把势利的未婚妻一家,抛之脑后。

  让曾俊铭没想到的是,退婚是岳父母的一厢情愿。他到陕北后,远在上海的未婚妻,那个十八岁的姑娘,和父母大闹一场,表示自己绝不做这么无情无义的事,她生是曾家的人,死是曾家的鬼。

  当曾俊铭的母亲命垂一线,从西北回来时,联系不上曾俊铭,他未婚妻便以儿媳的身份,辗转奔波,找最好的医院,最好的大夫,多方抢救,挽回了曾母的生命。

  曾母出院后,她直接搬到曾家,衣不解带地照顾未来的婆母,伺候她的一日三餐,吃喝拉撒。

  因此,曾俊铭得知消息从陕北回来后,面对如此的滔天恩情,他除了遵守婚约,和未婚妻结婚,别无选择。

  09

“他宁愿让你恨他,背上个负心男的罪名,也不当面解释……黎华,他是怕你放不下,俊铭不是坏人,能怪谁呢?我们被毁了我们的爱情和青春,能怪谁?”男知青说着,仰头灌下一杯酒。

  那天,黎华从聚会现场回到家,在衣柜最深处的收纳盒里,找到曾俊铭写给她的信——当初那么恨,却也没舍得扔。

  年深日久,纸张泛黄变脆,字迹也早已模糊。黎华轻轻地抚摸着,泪眼婆娑中,她以为早已忘怀的往事,全都浮现在眼前:

  半夜突发急性肠胃炎,曾俊铭背她去公社的卫生院。寒冬腊月,坎坷崎岖的羊肠小道,四周寂然无声,只有曾俊铭累到极限的喘气声,和他紧张的唠叨:“黎华,你忍着点儿,快到了,就快到了……”

  来例假时痛经,脸色苍白,走路都直不起腰。曾俊铭趁人不注意,偷偷溜进来塞给她一个纸包。居然是红糖。他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听人说,这个时候喝点儿红糖水比较好……”后来,黎华才知道,曾俊铭用一件崭新的军大衣,跟人换了两斤红糖。陕北冬天冷,军大衣抗风,他怎么那么傻呢?

  去公社办事回来,饥肠辘辘,刚进村,曾俊铭就把她拉到一边,掏出一块玉米面饼:“中午改善生活,我特意给你留的,快吃!”黎华狼吞虎咽地吃着,不经意抬头,看到曾俊铭笑眯眯地看着她,一脸满足。其实,玉米面饼每人只有一块,曾俊铭没舍得吃。

  10

“我把他认定为玩弄感情的骗子,如今想来,他骗我什么了?在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岁月,在远离亲人的异乡,他呵护我,关心我,毫无保留……自己忍饥挨冻,也要把御寒的衣物换成红糖、把保命的口粮省出来……还能有更无私的爱情吗?”

  黎华从过往回到现实,她看着女儿青柠,眼睛蒙上一层泪光。

  青柠心潮起伏五味杂陈,她从不知道,除了爸爸之外,妈妈居然还有这样一段感天动地的感情。

  黎华缓缓地说:“你爸去世后,好多人劝我再找个,我不愿意,这一辈子,有幸遇到曾俊铭,又遇到你爸,刻骨铭心和细水长流,都经历了,无怨无悔……大前年,我听说曾俊铭的妻子去世了,她瘫痪在床快二十年,曾俊铭悉心照顾了快二十年,直到她寿终正寝……他也算对得起她了……去年,曾俊铭通过以前的知青朋友联系上我,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,就是当年负了我。到了这个年纪,想开了,不想再端着。剩下的日子不多,我们俩,就搭伴一起过吧……我和俊铭,前不久见过一次,说来也是奇怪,几十年没见,变化那么大,我们居然一眼就认出对方了!”

  说到这里,黎华笑了。

  11

择了吉日,青柠亲自把妈妈送到省城。

  开满凌霄花的小区门口,一个头发花白、清瘦矍铄的老人,正在翘首期待,看到青柠和黎华,急忙迎了过来。

  青柠打量着曾俊铭,故事里的男主角,虽然已经老了,但眉目间,那股儒雅的书卷气,并没有消失。

  她含笑说:“曾叔,我把我妈送来了,你俩好好的!”

  曾俊铭连连点头,脸上,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和激动。

  青柠转身离开,走了一段路,又忍不住回头。

  绿荫婆娑,她和他手牵手,肩并肩,缓步前行。

  这场绵亘半个世纪的爱情,终于有个完美的归宿。

  ·End·

  今天合肥的天气很好,还有微风拂面,我带泡芙出去去放了风筝。泡芙玩的很开心。

  回来后,就收到个大大的违规通知:

  就是这篇文章:老公新宠迟迟不上位。(点击可看)

  这是左左家的中药古风故事,自认为没有任何低俗、涉huang的问题。不知道是哪位用户投诉呢?不过不管你是闲着没事干的读者,还是心怀鬼胎的同行,我都不怕你。我已经申诉,相信微信大大会给一个公正的裁决。就算这里不能写了,我还可以去画画,我想做的事情可多了,与其致力于打击别人,不如好好做你的正事吧。

  往期精彩老公新宠迟迟不上位,可急死我了。野花躺在ICU,求我救命。“老公不在家,我偷偷处理了儿子。”老婆给我织的绿帽子,真暖和。你点的每一个在看,我都认真记在心里

文章标题: 报复渣男最好的手段,就是嫁给他。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fanhengtao.cn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91945.html
文章标签:最好的??嫁给他??报复
Top